华夏胆机音响材料网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以爱之名-绘爱之卷---经典影视点评推荐 [复制链接]

1#
银光图片
我所寻找不到的,只是跟随镜头的移动,才能看见,或喜或悲,欢笑流泪。寻三重唯美的人生,绘一轴纯爱的锦卷,既是告别,也是怀念。



北平[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]


清冷的初晨,老管家的一声轻唤,让我瞬间泪下。我知道,他认出了我,认出了那个曾经住在他家主人隔壁,衣衫褴褛腼腆瘦弱的小姑娘。而你,我的爱人,我从少女**便认定一生矢志不渝的爱人,我儿子的父亲,你只会用炙热的唇瓣亲吻我的皓腕,然后在次日黎明,道声再见。我的每一次出现,都只不过是一缕清烟,划过你的生命,不留一点痕迹。

看你走过段段欢娱,看你流连繁花似锦,我只为你守候一簇百合,供奉于寒冬的案头。因为心中有爱,即使背井离乡,一生悲苦,我也从未后悔。一夜欢娱后,当我的指尖触及你悄悄塞进我袖衾的钞票,为着我的爱如此卑微,为你将我看的如此不堪,我还是要流泪。

这叠厚厚的信笺,是我一生的所有,是我一世的眷念,把它寄给你,只想让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曾经有过一个女人,用她的一切爱着你,用她懵懂天真的稚气,用她幽香弥漫的青春,用她孤注一掷的勇气,飞蛾扑火般决绝地爱着你。即使你永远不记得她究竟是谁,只要你知道,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人,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情,便就足矣。

夜深烛残,墨干泪尽,我的人生也该谢幕了,只是,亲爱的,我不知道,这个世上,还有多少爱情,可以任你肆意挥霍?





香港[胭脂扣]


昔日我花开正好,那时你风流少年,轻歌曼吟一瞥见,金风玉露已相逢,便度**帐暖,共做海誓山盟。你被逐出家门,却也不曾弃我;低头折腰学戏,倒也无甚怨言。我们身依绣塌烧着烟管喷云吐雾,我们躲进洋楼不问世事醉生梦死。如此携手一生,对一介欢场女子而言,已是莫大的幸福,我曾经以为,我已得到。直到废妓的前夕,我们相约自杀。

十二少,十二少,我以为是你走得太慢,于是我甘愿做只孤魂野鬼,徘徊在黄泉路上,徜徉于冰冷阴间,等过了一天又一天,安慰自己你明天就来。终于再等不了,来到阴间寻你,掐指一算,竟等过了五十三年。十二少,五十三年来,你究竟去了哪里?人世数日,我寻寻觅觅,却不曾想过,你仍残喘苟活。记得自杀当日,我知你犹豫不决,便先行掺药酒中。孰料天意弄人,让你幸活,你有荣华富贵,易得娇妻爱子,烟花伶女,何足挂赤?所谓真情,不过尔尔。

我愤,我殇,我怨,我恨。然后,在颓败的庙门前,我看到了如今的你,衣冠不整,苍老多病,邋塌猥琐,这便是我飘逸出尘生死眷念的爱人吗?这便是我心高气傲抚琴吟曲的爱人吗?不是的,他不是的。我终于明白,我所爱的,在我自杀的瞬间,便已死去,活下来的,只有陌生。所以,我原谅你,你已经得到了惩罚,岁月留给你的,就足够了。

胭脂扣灿美如新,芬芳依旧,我从颈间摘下,轻轻放于你的手中,幽幽转身,翩然而去。听到你的声音悲唤,可我没有回头。对不起,十二少,我要赶着回去,喝下那碗搁得太凉的孟婆汤,我要好好再画一次眉,重新上路。我知道,我的来生,不会有你。

这才懂得,誓言幻作烟云字,千般心思徒费尽。情像流水东逝去,痴心一片枉倾注。





伦敦[吸血惊情四百年]


你是骄勇无敌的勇士,为君士坦丁而战,我是你深爱的妻子,因残忍流言而亡。你悲愤于我的离去,咆哮诘问曾誓死捍卫的上帝。你将锐利长矛刺入十字架的正心,低头吮吸蔓延一地的猩红。从此,你堕落地狱,永劫不复。

你成为嗜血的德古拉,在荒芜的古堡幽闭百年。我几度沧桑轮回转世,却将前生尽数遗忘。直到你渡过重洋,循我的步步足迹不惜涉险;直到你燃起烛光,将我的点点泪滴化为钻石,终在你温暖的怀抱,重拾我永恒的眷念。

我抛弃恋人,欺骗朋友,背叛真理,放弃生命,我只求偎依你胸再不分离,即使要背负万恶不赦的诅咒,即使要承受吞噬灵魂的炼焰,我只愿随你而去。

我知道,你残害过无数的生灵,我知道,你是残暴可憎的恶魔,我知道,如果我有一点的良心和正义,都应该亲手把匕首插进你的心脏。可是,我只是一个深深爱着你的女人,只是一个被你深爱的女人,我所有捍卫的全部,只有我们的爱情。我不在乎世人的唾骂,我只愿为我们的长相厮首,并肩作战。

失去了故土的滋润,你迅速地苍老衰弱。驱魔的刀刃穿过你的胸口,鲜血溅满我的长裙。我唯有拥你入怀,用泪水为你做件衾衣。天堂的大门,就在此刻,向我们敞开,你不堪的面容,瞬时青春。我爱,我们背叛的上帝,重新向我们伸出宽恕的双手,在他的慈悲中,我们用不分离。





我的爱情,你的救赎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